一只白糖粽子w

这里白宗棠,实际上是一只白糖粽XD
混VC,凹凸,APH,欢迎勾搭

【北清北】小甜饼

*妄图给自己的lof开开荒
*文笔很烂,轻喷
*会有OOC
*可以接受的话请向下拉

      
      北大今天也在苦恼,苦恼着如何让清华这个理工男开窍。

       什么七夕互表心意后,两人共同发狗粮;什么校庆互相祝福,展望未来,都是不存在的!人家care都不care你的。北大想起那些陈年往事,不禁泪流满面。


       呵呵,理工男都是大猪蹄子。

 
       北大默默地在心里念叨着:马上就是我120年校庆了,清华这小兔崽子估计依然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态度,就装作没看到一样的把这件事轻轻掠过他的日程。

       想到微博上那些在特殊的日子时的@、校庆时的祝福,北大越觉得这是一场没有终点的、对那个身影的追逐。

       北大其实并不喜欢这样的追人方式。西南联大那时,两人都是涉世未深、未经时光打磨的少年。在这种情况下相识相知的两人,都没有对对方有着充分的了解。他们一起度过了意气风发的少年时期,却在对方快速成长的时间段里双双缺席。两人都没有对对方有着全面的认知。这样一来北大的贸然示爱对于清华来说就像儿时玩伴突然塞给他了一封情书,不忍拒绝,但也是“剪不断,理还乱”。两人之间像是隔着重重雾霭,彼此都看不真切。只有北大深深地迷恋着那个清瘦挺拔的剪影。
      

       很快,就到了北大的120年校庆。北大漫不经心地在日程空档里刷了刷校庆那条微博下的评论,突然被一个@给惊到了。惊很快变成了狂喜:那是他唯一一个特别关心----清华大学,给他的@。不仅如此,这个@还附有一段话:
 
    

                  “百廿北大,生日快乐!
                     毗邻而居,风雨与共;
                     清华北大,友谊长在!”

  
      清华@了我!!!!!!还给我发了祝福!!!!!!!

      

       没过一会儿,清华又发了篇为北大庆生的文章。北大飞速地点了进去,被满屏的“在没有我的十三年,你是否有过一丝孤单?”“最美不是下雨天,是与你一起躲过雨的屋檐”“对你的感情107年”“从此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我们带着彼此的一部分,在各自的道路上前行。”“愿下个世纪到来时,我们笑看彼此,一如少年。”“但还想带你吃烤鸭和香锅。”给糊了一脸,就像一个三个月没有吃到糖的孩子突然被大人装了一兜子的糖果,还都是自己爱吃的口味。

        此时北大心中的幸福指数已经过载,进入了一种叫做“恋爱脑”的模式。他晕晕乎乎穿着正装摔进了沙发里,盯着屏幕傻笑着。北大感觉自己的一颗心像掉进了蜜糖罐里腌了九九八十一天,从里到外都是甜的。


       但是北大虽然被恋爱脑支配,理智的本性却还在以上帝视角看着他,和他进行意志交流。北大很快地在手机上打下了一串13位的数字,然后颤抖着手指点下了拨通键。


      电话响了很久才被接通,里面传来了令北大“寤寐思服,辗转反侧”的清冷男声:“喂?”

 
     “你那条微博的意思是…?”北大听见自己这样说。

        电话听筒里传来了一声轻笑“没什么意思,就是听清美她讲了讲你以前的事。觉得你这个表面上满嘴花言巧语、不着四六的人,其实骨子里还蛮靠谱的。不是吗,学长?”

       “那你之前为什么躲着我?”北大不依不饶的追问着。

         清华一愣,接着缓缓开口:“我搞不懂对你的喜欢有没有小时候那段相处的影响,而你又一直撩我,频繁地都有些浮躁。我那时还没想清楚,就没回。前些天清美给我讲了讲平时的你,觉得你这个人和我想的不一样,就觉得吧,有的时候服从于自己的感性还是很好的。”

        “所以,试试看?”北大的声音带着笑意。

   
    “那就试试。不过你尚在实验期哦,我的新任男友。要有三个月的观察期才能转正。还请多多加油。”清华用像向新生致辞时的语气说着,仔细听去才能找到在这一本正经下隐藏的笑意。

  
    北大以流氓的语气回到“我不管,老子是被你掰弯的,你要对我负责。”以北大的敏锐,自然捕捉到了那些笑意。这使得他更加的放肆 。



     “你在哪,我去找你。有些事,需要面谈。”在电话挂断前,北大急匆匆地补了一句。
 

     “清华园,我宿舍。”清华抛下这句话后,电话就被他挂断了。只剩下北大在电话的忙音里整理自己被情扰乱的思绪。

------------------------------------

至于是什么事…当然是攻受问题啊#(滑稽)

   

     

评论(4)

热度(9)